« 2017年4月 | トップページ

2017年10月

2017年10月20日 (金)

2017年选举和日本面临的课题

20171022日,日本即将行一场总选举

安倍首相旨在通本次选举,向民众关于201910月消税增10%一决策的意。此前政府作出明表示,10%的消税中,8%将用于偿还政府债务,剩余2%则用于完善社会福利保障。但实际却希望在社会福利保障和教育方面能够使用2%以上的预算,所以政府期待通此次选举获得民众的认可。

 

这个主张具有一定的意,然而其主要目的在于以下两点。

 

首先,8月党首选举之后,最大在野党民主党的内部体制尚未得到完善,安倍政欲通此次总选举取得压倒性胜利。同时进一步化自民党根基,以达到尽快修改法的意图。

 

其次是,近期安倍政支持率急速下降,因此希望通本次选举重获民心。然安倍首相所率领的内经济政策关系以及安全保障政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但由于涉嫌为友人提供职务之便,以及经验不足的内阁成员导致的过失和新人议员的风问题等种种丑重影响了安倍政的民众印象。而日本民众恰恰对个人丑闻比政治内容更为敏感。

 

截至9月初,安倍首相率的自民-公民执政党仍被认为够轻松取得利。然而在9月中旬,由于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一个大胆举动,大选结得不可知了。

 

自民党一的小池,在20167月参加了东京都知事竞选,并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了自民党推荐候人。并在之后的都会中不断批判占有大部分议会席位的自民党成员所作种种不透明行径的同时,组织了“都民第一党”,并在20177月的都选举中大。自民党在都会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成少数在野党之一。

 

,曾经支持过小池的少数国会议员和在党首选举中脱离民主党的部分议员,以这次众议院选举为目标,着手建立新政党。然而正在新党派建立之初缺乏凝聚力之时,小池在9月中旬对其进行整合,新党派取名“希望”,并自担任党首。

 

小池的一举动极大地提高了新党的凝聚力刚刚民主党党首的前原代表全体民主党,宣布将要与“希望”合作,并得了党员总会的一致同意。尽管小池十分迎与其合作,但也明确表示拒左派议员一决定致了民主党的瓦解,也成为了一股污流,使全日本政界陷入了混乱。

 

小池曾担任安倍内大臣一,其安全保障政策与安倍政如出一,因此新党派“希望”极有可能侵蚀自民党的民众支持。也就是,新党“希望”已经对执政党自民-公民两党构成了极大的威

 

,被小池排的左派议员成立了另一支新党派“立民主党”,与共战线,推进整合左派力。

 

小池以打破安倍政的独霸为最大。然而也有人批判她虽然作为公党的党首却不参加竞选,同时身兼东京都知事和国政政党的党首是不负责任的。而我高度评价小池的作为。因为她为没有政治势力与执政党进行对抗,只是一味的进行低水平批判的在野党敲响了警钟。

 

由此,日本政治力分布重新洗牌。是独大的自民党与其他弱小在野党的对峙,由于小池旋风带来的种种影响,如今的日本政格局变换,执政的“自民公明党”,新保守团体“希望維新”,以及左派的“共产立宪民主党”,成三足鼎立之势。

 

真正的力分布将于1022日的选举揭,同时日本的新政局将会经济问题为主的诸多课题

 

安倍政权计划大之后,将消税增至10%,并利用其实现教育无偿化和全民社会福利保障。希望党等第二保守团体则是在冻结消费税增税政策的同时,对内部留保资金行征税。左派团体则仅仅在批判安倍政权。

 

而我认为,虽然在政界没有得到充分的议论,但如何1990年代到2000年代这“失去的二十年”的人口构造,家庭构造,雇佣构造的变化,却是日本所要面对的真正的课题。如今仅靠年金,医和失的社会保障已不能够维持国民生活的稳定。政府必在此基上全面展其他如生育教育雇佣等一系列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何确保一笔政收入,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

 

最大的政收入无疑是消税。行的8%根本还远远够应付如此大的社会支出。到目前止政府依行国,结果致了世界上最严重的GDP242%的政府债务率,现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危机

 

我个人认为,可以以欧洲国家20%的水准作上限,将本国的消税率以每年1%的速度提升,并持半个世。如此,日本可重建政并构筑更完整健全的社会保障体制。

 

这也是安倍政权在本次总选举中的大方向,但是仍然不够充分。希望党等第二保守团体的公约则是在讨好信息不对等的选举民众,对其政策担当能力则抱有怀疑。而左派团体的主张,没有讨论的意义。

 

日本的民主主是否能拯救国家的未来,拭目以待

« 2017年4月 | トップ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