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2月 | トップページ | 2017年10月 »

2017年4月

2017年4月17日 (月)

中国如何重新构筑软实力

差不多是10多年前的事了吧,来日访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

他说:“很多日本人都非常喜欢美国,而喜欢中国的日本人并不多见。然而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中向日本投放了2枚原子弹,爆炸以及其他的战争行为造成了日本至少300万人的死亡。即使这样日本人也并不那么讨厌美国人。反观中国,一次侵略日本的行为也没有,倒是被日本侵略,甚至许多中国人的财产和生命都被夺走了。就算如此,日本对中国也并不十分友好。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一个严肃而重要的问题,我是这样回答的。很多日本人之所以喜欢美国,是因为他们被美国的魅力所折服。而许多日本人还不那么喜欢中国,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被现如今的中国的魅力所感染。

太平洋战争中战斗的最激烈的美国和日本,现在成为了世界上关系最紧密的同盟国。美日关系的政治指导者们一直以此为傲。去年年底安倍首相和奥巴马总统共同前往夏威夷,悼念珍珠港事件中的美军遇难者时提到了,这是“和解的力量”。

前一回的博文中我也有说到,这并不是和解的力量,而是由于冷战的深刻化。在以美国为主体的世界支配体制中需要日本这样的同盟国的支持。因此给予了日本多方面的支持。并且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美国逐渐变得富裕,其生活方式及文化也深深地吸引了日本人。自行车,电冰箱,电视机,电影以及美国的开放性文化和无分隔大众化教育,无一不使日本人为之着迷。

被曾经的敌对国―美国的魅力所吸引的年轻一代日本人纷纷开始向往美国,梦想者有朝一日前往美国学习知识。针对这样的群体,美国为其提供了奖学金,因此许多优秀的日本青年争相前往留学,变得更加喜爱和崇拜美国。

那么回过头来看一看,在日本人眼中的中国又是怎样的呢。中日战争中,日本侵略中国这一行为,我认为日本理所应当为其所犯下的历史罪行而忏悔。当然时至今日,中方依旧对日本的侵略行为反复的进行谴责,而日方也想中国反复的谢罪与致歉。安倍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70周年之际也曾提到,希望将道歉与谢罪在自己这一代画上句号。希望在一个没有战争,无关战争的新时代里创造出一种新的中日关系。

个人认为,想要创造一种新的中日关系,那么日本人就很有必要学习一下关于20世纪前期的中日关系史。人类也好社会也罢,皆是历史的产物。我认为如果不了解就无法创造未来。日本当前的一大课题是,很有必要为不知战争为何物的一代人提供更加直观,更加真实的了解战争及其历史的学习机会。

那么当下的中国在日本人眼中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呢。中国和日本作为邻国,并且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国土相邻的关系。中日的互通关系古来已有,历史悠久。中国作为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国,曾一度是世界第一强国。作为邻国的日本,从那时起便积极学习中国的文化,宗教等各种文明。

日本在中世纪中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培养并继承了向发达的中国学习各种文化和学问的习惯。日本的文人没也将中国古代的孔子,老子,孟子等圣贤的思想作为安身立命之本。中国古代选拔人才的科举制度将“四书五经”作为考核标准,日本也视之为文人必备的素养。

明治时代之后的近代,日本在学习西洋文明的同时,文人志士也丝毫没有松懈关于中国古典文化的修养及教育。对于日本人来说,中国总是处于文明的最前端,无论是学问还是文化都是当时的日本所崇拜尊敬的对象。

然而二战之后,一直以来日本人眼中的中国却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在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的指导下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主义思想是20世纪初期,列宁等革命家为了打倒俄罗斯帝国主义而倡导并提出的思想理论,并成立了第三国际,旨在事先并完成世界性的共产主义革命。

毛泽东等中国革命领导者在学习了共产主义思想之后,逐步创立了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体制。在共产主义革命思想的指导下,驱逐了蒋介石率领的国民党势力,并向人民提倡了平等思想。这些作为统治理论以及战略思想来说也许是必要的,然而这一由俄罗斯革命家提出的思想战略却与中国所引以为傲的3000年历史文化相悖。

真正让日本人对中国的憧憬就此幻灭的,是二战之后的中国过分强调并推崇共产主义,而逐渐开始否定举世闻名的中国古来的文化传统和文化遗产。尤其是大跃进时代及文化大革命,从古至今累积下来的贵重的文化遗产被轻视甚至被破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至此日本人对曾经的文明古国―中国的憧憬及尊敬之情荡然无存。

我想强调的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培育并积累出的这种文化遗产,才是中国最值得向全世界感到骄傲的软实力的核心。

一方面,日本人憧憬着的美国,如今也正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法发展。既无经验更无修养的特朗普作为政治领导者统治美国,造成人种歧视和贸易保护等一系列混乱局面。二战之后世界迎来平稳和谐繁荣的景象,归功与美国主导并推持的国际安全保障体制和自由贸易体制。美国为开创并维护这一体制所付出的努力,甚至超越了其本身的文化魅力,最终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然而这一切正在被特朗普总统的美国第一,白人优先主义所破坏。

如果说文化大革命是对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明的否定,那么特朗普当权有着极大的,破坏苦心经营至今的世界体制的危险性。同时在欧洲,为了不重演那场极其惨烈的世界大战,圣贤和优秀的政治指导者通过国际合作,进行种种的努力所实现的欧盟体制,现如今由于一部分只顾眼前利益的政治家们而岌岌可危。

更值得关注的是,不论是特朗普还是欧洲的新兴政治家们,他们都是由近代西方文明所创造的民主主义选举而出。从世界史的角度观察,支配着近现代的西方文明,或许需要进行深刻的反省。

不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日本,西方文明不同于东方的文化传统。日本率先吸收西方文明,实现了快速经济发展。中国花费了漫长的时间其学习西方文明,导致最终通过学习西方文明的亚种―共产主义,来实现了现代化。

先如今,西方文明所创造出的系统内部矛盾与日加深,不论中国还是日本,或许已经进入了重新审视东方历史,重新定义积累至今的文化传统的本质,重新思考价值体系的时代。在东方的佛教和儒教思想中提倡自然与社会与人类的和谐,并且诉说着真正的价值在于社会和人类的宽容与忍耐。这些观点,与述说着自然与人类的对立,个人与社会的对立的同时,重视契约说的西方文化思想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我认为中国正处在,重新审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所积累下来的传统思想,为当代世界提供新的曙光的重要立场。这种思想正是中国影响当今格局混乱的世界所需要的软实力的核心。

为世界文明史的进程进行不懈努力的中国,会给世界人民带来希望,会让世界人民感受到中国的魅力。

作为其中的一部分,我建议中国大规模推进招收留学生事业,就像二战后的美国和实现经济复兴,正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日本的一样。通过这方面的不懈努力,会有更多的年轻人理解中国,尊敬中国,憧憬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大国的中国,应该意识到比起通过向世界展现军事实力,或许通过这种软实力来引领世界前进,有着实现更重大的意义与价值的可能性。

« 2017年2月 | トップページ | 2017年10月 »